坐看云起


标签:

  关键在于特朗普像所有老练的煽动者一样,赋予那些无能为力者一种集体力量感。他激发了一种“我们”对抗“他们”的温暖感觉,让人们认为自己是“爱国者”,与宠溺非白人少数族裔、移民和变性者的傲慢都市人相抗争。

  特朗普对这些忠实信徒的持久吸引力会否再次令他当选总统?在目前这个阶段就排除他显得十分愚蠢。但他也面临着真正的挑战。无论隶属于哪个党派,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会投票给他们喜欢的候选人。但许多人并不喜欢特朗普。尤其是担心美国最高法院所做最新裁决的女性,该法院充斥着由特朗普亲手挑选的反动法官,他们剥夺了宪法赋予女性的堕胎权。

  特朗普在亲共和党媒体圈的支持度下降对他来讲甚至更糟。华尔街日报和纽约邮报等保守派媒体现在也批评他在1月6日的所作所为,甚至就连住霍士新闻也不再是可靠的拉拉队长。就在特朗普输掉总统大选的那个晚上,据报道,上述三份媒体的所有者梅铎曾咆哮道,“去他的。”

  所有这些并不一定意味着绝大多数共和党人不支持特朗普。许多人可能依然相信他所提出的拜登获胜是出于欺诈的主张。但越来越多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已经厌倦了特朗普喋喋不休地谈论近两年前所发生的事情;他们希望自己的政党继续前进。

  健忘和厌倦总是很快出现在美国政治中。但特朗普被潮流所抛弃还有另一个原因。共和党策略师朗威尔这样描述本党内部许多人的感受:“他们认为听证会非常愚蠢并且喜欢特朗普,但他们正在计算谁会在政治上获胜。”因为被视为失败者而遭到拒绝:现在这会是特朗普最糟糕的噩梦。

  作者: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