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内人士:备战2026世预赛 国足已经输在起跑线上


  

  08月04日讯?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一位圈内人士表示,从备战2026年世界杯的角度来讲,连主教练都没定下来的中国队,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

  “亚洲区的世界杯参赛名额从4.5变成了8.5个,理论上讲,中国队晋级的几率自然也翻了将近一番,但是谁又能保证,增加的这4个名额,就是为中国队准备的呢?”2026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方案出台的当晚,面对“中国队机会来了”的说法,一位连续采访了三届世预赛的圈内人士忍不住泼起了“冷水”:“就像是考大学,录取分数线确实低了,但是你的成绩连本科线都没达到,录不录取跟你有关系吗?这次的12强赛,就算有八个出线名额,你差了小组第四名8分,去得了卡塔尔吗?”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现在的问题是,到现在连主教练是谁都没有一个确切说法的中国队,真的开始在为2026年世界杯做准备了吗?

  亚洲进入“2026节奏”

  2022年8月1日,亚足联执委会通过了竞赛委员会提交的2026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方案,这也就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整个亚洲足球,开始正式进入“2026节奏”。

  按照方案,2026世预赛亚洲区第一阶段比赛将在2023年10月举行,根据届时的国际足联最新排名,在亚洲排名第26至第47位的队伍球队之间进行抽签,进行主客场两回合较量,获胜的11支球队晋级第二阶段比赛。

  第二阶段比赛将在2023年11月、2024年3月和2024年6月的FIFA国家队比赛窗口期进行,参赛的球队为亚洲排名第1至第25位的球队,加上第一阶段获胜的11支球队,总共有36支球队,也就是说,世预赛亚洲区第二阶段的比赛,将由现在的“40强赛”变成“36强赛”。按照赛制,36支球队将被分成9个小组,每组4队,进行主客场制比赛,6轮小组赛结束之后,按照积分排定名次,每个小组的前两名出线,进入第三阶段比赛。

  由于参加世界杯正赛席位的增加,世预赛亚洲区第三阶段预选赛也由目前的“12强赛”变成了“18强赛”。根据国际足联最新排名,18支球队被分为6档,通过抽签进入三个小组,每组6队,以主客场制进行比赛,按积分排定座次。根据规则,三个小组当中的前两名球队直接晋级2026年世界杯决赛阶段,每个小组的第三和第四名球队,则将获得参加第四阶段附加赛的资格。第三阶段的10场比赛,全部在2024年9月至2025年6月的国际足联国家队比赛日进行。

  进入第四阶段中的6支球队,按照国际足联最新排名进行抽签,分成两个小组,每组3队,以单循环制进行比赛,按积分排定座次。小组赛全部结束后,两个小组的第一名直通世界杯决赛圈,两个第二名则要再进行一轮主客场的“两番战”,胜者以亚洲区第九名的身份,参加跨洲附加赛的资格,争夺最后一个进入世界杯决赛阶段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进入世预赛亚洲区第三阶段也就是“18强赛”的球队,将自动获得2027年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的资格,一定程度上,这也是参加下一届世界杯预选赛的中国队的成绩“底线”,否则的话,即便能在与亚洲三、四流球队的竞争中胜出,通过亚洲杯预选赛晋级决赛阶段,也将是不折不扣的失败。

  暂列亚洲第11,“抢分”刻不容缓

  东亚杯赛上与中国香港队的一场胜利,让中国队在有可能是今年之内最后一场国际A级比赛中拿到了2.07个技术积分,总积分落后亚洲区排名第10的乌兹别克斯坦队0.54分,位列世界第78、亚洲区第11位。

  对整体实力只能算是介于亚洲二三流之间的中国队而言,这样的积分和排名,着实有些尴尬甚至危险。

  不出意外的话,中国队将直接获得参加明年“36强赛”的资格,而“36强赛”的分组和抽签原则,正是国际足联排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届时国足的排名能够进入亚洲前九,就可以进入第一档,避开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伊朗这些亚洲一流强队,以小组前两名的身份晋级“18强赛”的概率也将大大增加——从这个角度来讲,在2023年11月份“36强赛”开打之前,中国队拿到的每一个积分,都将影响到世预赛的前景。

  同样意识到分数重要性的一些亚洲球队,已经开始着手实行“抢分计划”了,比如泰国足协将在9月下旬安排泰王杯赛,泰国的主教练波尔金要求参赛球队的排名在世界80到100之间,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有战胜排名比自己高的球队,才能拿到更多的分数,提升自身的排名。而约旦足协则计划在9月份邀请伊拉克队、叙利亚队与阿曼队进行一次四国赛,如果能够战胜亚洲排名第八的伊拉克和第九名的阿曼队,目前排在亚洲第13位的约旦队有望缩小与中国队和乌兹别克斯坦队之间的分差,向“亚洲前10”的目标,迈出非常关键的一步。

  今年“12强赛”出局之后,中国足协做出决定,由U23国奥队参加7月份的东亚杯赛,随着谭龙和蒋光太的加入,这支球队也“升格”为中国男足国家选拔队。由于中超联赛到年底之前不会暂停,中国队也将错过9月份的国家队比赛窗口,也就是说,预计在明年6月份举行的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以及亚洲杯之前有可能进行的热身赛,将是中国队在“36强赛”之前为数不多的抢分机会,否则一旦被目前排在身后的巴林、约旦和叙利亚等球队超过,接下来的世预赛之路,都会越走越难。

  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受疫情等诸多方面的影响,除了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和12强赛之外,中国队没有打过任何国际比赛,国足在集训期间,也只能通过跟中超中甲球队踢热身赛来练兵,而一直处于变化中的防疫形势和要求,也是中国足协“放弃”为国足寻找热身对手的主要原因,毕竟在目前的情况下,无论“走出去”还是“请进来”,都会面临诸多的现实困难——从为2026世界杯预选赛做准备的角度来讲,中国足协和国家队必须要尽快拿出一套具备可操作性的“抢分攻略”才行。

  先定主帅,再行“换血”

  “12强赛”结束之后,中国男足国家队主教练李霄鹏便进入了“静默”状态。

  7月份的东亚杯赛,率队出征的是U23国家队主教练扬科维奇,而中国足协对这支以U23球员为主组建的球队官方称谓则是“国家男子足球选拔队”,扬科维奇的身份,则是“国家男子足球选拔队主教练”。

  虽然外界让东亚杯赛上表现还算不错的扬科维奇入主中国男足国家队的呼声一度高涨,但是在中国足协正式公告之前,李霄鹏依然还是理论上的中国男足国家队主教练,而且在换不换帅的问题上,中国足协并不占据主导地位,目前也在等待更高层的指示——这样一来,原本12强赛还没结束便已经开始为2026年世界杯做准备的中国队,或许会又一次陷入了“起大早却赶了个晚集”的怪圈之中。

  在不具备跟日韩澳伊和沙特这些亚洲顶尖球队对抗实力的情况下,中国队能否在“第二梯队”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就变得至关重要了,而这更需要中国足协和作为国足“掌舵人”的主教练从全局的角度进行谋划,并且落实在每一个环节和细节上。“首先一点,中国队接下来的这几年时间的工作,肯定要围绕着2026年世界杯预选赛来安排,在这个前提下,明年的亚洲杯怎么打,热身赛怎么安排,怎么增加自己的国际排名积分,在分组抽签时占据有利的身位,甚至怎么跟亚足联搞好关系,这些都要考虑进去,有一套完整的作战计划。”在一位长期关注国足的圈内人士看来,中国队想要在下届世界杯预选赛中有所作为,就一定要吸取今年参加12强赛的经验教训,避免再犯曾经犯过的错误:“现在回过头来看,你能告诉我整个12强赛的比赛,中国队有什么战术体系吗?除了强调拼,针对不同的对手,中国队有过什么不同的打法吗?”

  冲击卡塔尔世界杯失败之后,中国队面临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重建,毕竟以1989和1990年龄段球员为主的这支球队,到明年年底36强赛开始时,参加今年12强赛的一些主力球员已经三十三四岁了,而在确定“换血”之后,接下来的问题便是“怎么换”,这一步能不能走好,影响到的,可能是接下来中国队的整个世预赛周期。“接下来以什么思路组建新的国家队?哪些位置上需要新的队员?归化球员还要不要用,用的话怎么才能更好地发挥他们的作用?这些都要主教练给出答案。”

  在上述人士看来,从备战2026年世界杯的角度来讲,连主教练都没定下来的中国队,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不要觉得下届世预赛要到明年年底才开打,组建队伍、确定技战术打法、热身赛、磨合阵容,哪一样不需要时间?你在这里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对手可不会等着你,到时候可就真的不是打不过日本韩国伊朗了,越南泰国叙利亚这些球队,你拿什么赢人家?”

  来源: 新民晚报